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信息


四天產生近億元不平衡資金 山東電力現貨市場試結算暴露大問題

發布日期:2020-07-28 來源:中國能源報 字號:[ ]

“沒料到山東的情況嚴重到這種程度,現在不論政府還是市場主體都有點騎虎難下。”近日,有知情人士向記者坦言山東電力現貨市場面對的困境。而讓山東電力市場各方犯難的,正是山東第三次調電運行及試結算中,短短四天產生近億元的不平衡資金。

不平衡資金是結算過程中沒有明確承擔主體,因交易規則、政策規定等原因產生,需要向全部市場主體或部分市場主體分攤或返還的款項,國外電力市場運行中也存在不平衡資金,不過一年也只有大概幾百萬元。

有業內人士指出,如果山東按此情況開展為期4個月的長周期連續試結算,電費收支不平衡將難以估算,出現的“大坑”誰來填?會不會再次上演十幾年前東北區域市場由于不平衡資金量過大而“停擺”的事故?

不平衡資金近億元

山東電力現貨市場啟動時間在全國不算早,但“開閘”后基本處于“小跑”狀態。特別是近半年,山東電力市場動作頻出:率先發布省級電力交易機構獨立規范運行實施方案、全國首個燃煤機組容量電價補償機制獲得驗證、首創電力現貨市場模式的“雙導向、雙市場”需求響應機制。

截至目前,山東電力現貨試運行總共調電四次、結算三次,問題逐漸暴露。

記者注意到,山東現貨市場第三次試運行方案,以及不平衡資金分配方式發生了顯著變化。從分配方式看,前兩次均由用戶側承擔一部分,第三次試結算中用戶不包含在內。對此,有業內人士猜測,不平衡資金數量是否已達到用戶側難以承擔的程度?

“第三次調電運行及試結算中,短短四天產生的不平衡電費資金達到9500萬元,而且市場化用戶的用電量超過市場化發電量1/3,發用嚴重不平衡。”知情人士透露。

7月22日,國家能源局發布《關于做好電力現貨市場試點連續試結算相關工作的通知》,明確了不平衡資金“獨立記賬、分類疏導,事先約定每類款項的處理方式,防止不平衡資金池形成新的‘交叉補貼’”的處理原則。

“按規則,不平衡資金一半應由外來電承擔,其余部分由省內‘風光’和核電承擔。如果外來電、‘風光’和核電參與了分攤,就說明他們參與了現貨市場,但這與優先發用電制度不協調。而如果它們不分攤不平衡資金,那就需要參與市場化交易的機組來分攤,這顯然又不合理。”上述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山東目前的問題如何疏導,暫無定論。

外電不入市導致失衡

山東巨額不平衡資金到底從何而來?

“市場化用戶的部分電量,實際上使用的是未參加電力現貨市場的外來電、‘風光’和核電電量。用戶按較低的市場化價格用電,但電網公司和外來電、‘風光’及核電結算時,按照優先發電‘保價結算’原則,需按相對高價支付,直接反映在電費結算上,就是收支不平衡。”上述業內人士表示。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山東火電裝機容量1.04億千瓦,發電量占比為87.4%;光伏裝機居全國首位,風電裝機居全國第五位。截至目前,山東電網接受外來電能力占全省用電量的1/3。

知情人士稱,如果按國家要求全面放開經營性電力用戶,山東每年大約需要4000億千瓦時的市場化電量。但舉山東全省之力,直調火電市場化電量不足3000億千瓦時,剩余1000多億千瓦時的缺口,需要外來電、“風光”和核電補充。

那么,外電能否納入山東現貨市場范疇,增加市場化電量供給?

“目前山東外來電均包含在‘優先發電’之列,需支付電網企業一定數額的輸配電價。如果外來電進入山東現貨市場,輸送電量難以保證,電網將損失部分輸電收入。目前省間電力市場建設尚不完善,山東外來電被強制隔離到市場之外,產生了巨額不平衡資金。” 中嘉能集團首席交易官張驥表示。

知情人士建議,可以讓用戶退出市場,人為達到發用電平衡,但這與國家全面放開發用電計劃的政策方針相違背,售電公司也將面臨一系列法律糾紛和經營風險。“山東省發改委已于今年2月發布通知,三年內放開符合條件的經營性電力用戶。”

政府授權合同或可破題

如何解決試結算暴露出的大問題?業內專家認為,外來電不僅要參加山東電力現貨市場還要進入中長期交易,此次外來電需要分攤不平衡資金,這些都需要電網支持。

該專家表示,從根源上看,這是現行優先發用電制度與電力現貨市場建設矛盾升級的表現。“電力現貨市場在系統層面要形成經濟輸送和潮流的分配,無論優先發用電主體還是市場主體,都要使用同一張電網。但優先發用電主體無償優先占用了網絡的輸送能力,使電力現貨市場難于形成最優的經濟潮流,優化配置資源的能力大打折扣,好比一個鍋里吃飯,規則卻不一樣。”

“電力現貨市場建設需要優先發電制度的進一步完善作為助力。”該專家指出,優先發用電制度應當限定在中長期市場內,為國家可再生能源產業政策和民生政策服務,彌補電力現貨市場無法考慮國家可再生能源產業政策和民生政策的短板,又不直接影響電力現貨市場發現價格的功能和目的。因此,優先發用電制度近期需要在以往基礎上進行二次改革。

該專家建議,優先發電制度可以過渡為“政府授權合同制度”。“政府授權合同不分配發電指標,通過經濟手段貫徹產業政策,政府授權合同僅在電力現貨市場外發揮作用,不影響、不干涉電力現貨市場經濟潮流的形成。而且,這個合同一經授權,政府有關部門也不得調整和改變。在執行過程中,政府授權合同與其他市場化的中長期合同具有同等地位,通過電力現貨市場公平地予以執行。”

“在政府授權合同保障下,可再生能源、核電均可進入電力現貨市場,國家指令計劃和政府間協議也可‘無縫銜接’轉化為中長期合同,外來電即可進入電力現貨市場,承擔相應經濟責任。一方面電力現貨市場由于供需的真實性得以保證,實現了發現價格的準確性,另一方面各利益主體符合國家產業政策的既得利益也可以得到基本保障。”該專家補充道。

 





【打印】 【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美国三级毛片,亚洲在线av美利坚,亚州图色情图片区,三级农村妇女在线播放,AV电影网站